adc影院0ad

  

“帝境很難,難於上青天,這是在長生大帝告訴我的。”應龍嘀咕道。

“帝境之上,到底有幾層境界?“張掖問道。

他想弄清楚,世人知道的修行境界最多也就是凡人九變,長生九轉,永恒九秘,這屬於廣泛的認知。

對於之後的境界,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不清楚。

“帝境有三味,分為大聖,準帝,大帝。”應龍告訴張掖。

“帝境三味?”張掖吃驚,沒想到帝境還有這樣的等級。

“世人知道的大帝,普遍都是大聖級別,超越大聖級別就是準帝,準帝之上,就是大帝。”應龍道。

“那長生大帝屬於大帝嗎?”張掖問道。

“長生大帝隻是進入準帝境界,事實上很多年瞭,都沒有一尊真正的舉世無敵的大帝出現瞭。”應龍搖頭。

“原來是這樣。”張掖呆坐半晌,才消化這個消息。

世人以為大帝隻是一個境界,但很可惜,大帝境界有三味,三味裡面最後一味才是真正的大帝。

就連長生大帝都沒有達到大帝境界,隻是徘徊在準帝層次。

“不知道父親他是什麼境界?”張掖默默地想著。

他的父親張霖活瞭十萬年,分裂瞭兩具身體,可以跨越時空戰鬥,恐怕最低也是準帝境界吧?

“努力修行,無論是父親,還是院首都是大能人物,現在不是我能揣度的。”張掖默默的想著。

比武臺上,一對對人比試,速度很快,長生境界比拼,稍微不如別人,就會引起一連串反應,該輸的時候,當即認輸,沒有拖很長時間。

這一次參加比試的,有三百學子。

三百學子裡,最低也是長生八轉,和張掖一樣的修為。

最高的當然是永恒境界。

第一輪很快就比試完畢,張掖所期待的幾位永恒高手都沒有上。

“為什麼永恒高手不上?”張掖奇怪的問張贇。

“永恒高手肯定能通過第一輪,自然沒有必要比試,他們自動進入第二輪。”張贇接受道。

張掖點點頭,明白瞭。

永恒高手,有點優待可以理解。

齋長再度宣佈:“第二輪開始,第一隊比試的人是張掖對陣王雲。”

張掖一楞,又是他。

王雲是誰?

張贇卻忽然臉色一變,看向張掖:“你小心一點,王雲脾氣不好。”

張掖一楞,脾氣不好是什麼意思?

張贇還可沒有解釋,比武臺上出現一道身影,不算高達,一個小屁孩,八九歲的年紀,錦衣華服,臉色十分傲慢,上臺就說:“張掖,滾上來受死。”

這一聲轟隆隆,傳遍四方,每個人道院弟子都聽到瞭,但大傢沒有絲毫驚訝,仿佛習以為常。

張掖一楞,這個小屁孩這麼狂妄?張贇指著王雲道:“他的脾氣就是這樣,目中無人,覺得自己的天賦古往今來最強大,就連四皇一後都不放在眼裡,曾經大喊再等五年,就把鯤皇擒拿當坐騎,後來被鯤皇丟入瞭虛空亂流裡,再往後就安靜

一些。”

奶熊看著王雲,眼轉一轉,喊道:“小娃娃,你要的吃奶嗎,我這裡有,分你一點。”

比武臺上的王雲臉色一怒,呵斥道:“一個畜生,也敢這樣和我說話,簡直不知尊卑。”

奶熊在磨牙,道:“張掖,讓我去刷瞭他吧。”

奶熊有一門神技,五色神光,隻要一刷,什麼功法,什麼法寶,都會被鎮壓在五色神光裡,經過它日夜不停的祭煉,早已經達到瞭神乎其神的層次。

應龍更是叫罵道:“張掖去給這個小屁孩一個教訓,讓他知道花兒為什麼這麼紅。”

張掖看向王雲,忽然走上去。

比武臺上,王雲人不大,但是神態十足,斜看張掖,嘴角掛起一絲不屑的冷笑:“你就是瑤池的未婚夫?”

張掖無語的看著他,人不大,但這性格出去肯定會被打死的。

“我就是,你有什麼想說的?”張掖面無表情道。

“瑤池是我內定的帝妃,你沒有資格成為他的未婚夫,自覺點給我去退婚,不然的話,我把你打趴下,在讓你去退婚。”王雲口氣不小,目光很冷。

四周學子,老師,院首都無語瞭。

“小屁孩,你現在還尿床嗎?”張掖深深地無語,問道。

王雲臉色一怒:“看來你是新來的,不知道我的威名,未來道院全部都是我的,我可是大帝資質。”

張掖輕飄飄道:“我殺的大帝資質沒有十個也有八個瞭,你覺得你會是第九個嗎?”

王雲潔白如玉的臉上忽然浮現一抹黑色的幽光,他直接伸出手,手指纖細,指尖迸發劍芒,直接刺來。

“張掖,你太狂妄瞭,竟然敢藐視我,今天我就讓你知道,下一任道院領頭人的厲害。”王雲大喊,要一擊重傷張掖。

他的實力不弱,長生九轉境界,才八九歲,難怪養成這樣的性格。

王雲的確是下一任道院領頭羊的人選,這一任的領頭羊是四皇一後,但下一任目前隻有王雲一人展露這樣的資質。

但張掖覺得,他這樣的性格,絕對會到大黴的。

“小子,我今天就讓你知道,什麼叫做不能得罪的人。”張掖目光微冷,他真的很怒,一個小屁孩,指著他說他狂妄,怎麼想的。

轟!

王雲身軀如電芒,飚射而來,並指為劍,劍芒吞吐,上面有電弧閃爍,是一門遠古劍術,非常厲害。

但張掖不動如山,看著臨近的王雲,忽然一腳踩出去。

轟!

張掖七層的力量,全部啟動,真的是毫不留情。

煙塵飛揚,整個比武場劇烈震蕩,張掖一腳踏出去,迎著王雲,狠狠跺下去。

王雲大叫,手中的劍芒要殺出去,但在張掖的這一腳下,崩碎的很快。

“不好。”王雲大叫一聲,知道遭瞭,張掖這一下爆發太猛看瞭,他根本躲不掉,隻能承受這一擊。

囂張霸道,不可一世的王雲,被張掖一腳狠狠的踩在腳底下。

張掖冷笑,他不過是凝聚全身力量,以勢壓人,如同一尊無敵的戰神,雄姿挺拔,站在那裡。在他腳底下,有一個小孩,滿身灰塵,大口吐血,正是王雲。

絕世仙王